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逼良为娼的社会
逼良为娼的社会
 晓薇其实很早就恢复了神智。最危急的关头,她死死咬住舌尖,用尖锐的刺痛阻止高潮的侵袭,她成功了!但只差一线就能享受高潮的肉洞不满的蠕动着,渴望抓住慢慢软化的阳具,当男人彻底离开后,敏感的身体竟然感觉到一阵空虚。
--
晓薇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这个强间了自己的男人,索性装作还没恢复的样子赖在床上了。但不断的有粘粘稠稠的液体从下体流出,糊在腿上冰冰凉凉的,就像有无数条小蛇盘踞在身上,让她感觉非常的恶心和难受。-
-
咔哒一声,房门关上了。晓薇侧耳听了听,确定老丁渐行渐远。她从床上跳下来,用手捂住阴部,赤脚向房间附带的浴室冲去。-

-   温暖的水花像碎裂的珍珠般砸在晓薇充满弹性的肌肤上,然后分散成更小的碎片,落向四周。晓薇用力的擦洗着身体,直到全身都因摩擦变得发红,她才略略感到满意。
-
-   身体外可以擦洗,可身体内呢?就在晓薇清洁身体的过程中,身体深处还在不断的滑落液体,有些凉凉的,顺着膣道流出,堆积到肉沟处,形成粘稠的垂挂。-

-   用手指蘸上一点,在鼻端一闻,一股浓烈的腥臭!
--
这种恶心的东西自然是要弄干净的。晓薇用一根春葱般的玉指,抵在自己股间,轻轻插了进去,玉指沿着肉壁一刮一转,掏出了一大坨白浊的浓精!-

-   「射得真多!」晓薇恨恨的想。她甩掉了手上的秽物,然后如法炮制起来。-
-
淘洗了半天,晓薇发现这样确实有效果,不过还是只能清理膣道前端,更深处的位置却是手指无法达到的,即便是换用最长的中指也是如此。最后即便把自己弄得娇喘连连,双腿发软,也再清理不出什么,但身体深处那种湿乎乎的感觉依然存在!-

-   晓薇气愤的拍打向垂落的水流,水珠四溅,在眼前幻出一片蒙蒙的雾。她也不擦干身上的水,就这么光着身子跑回卧室,双眼在房间里寻找着。
--
床上那根粉红色的橡胶棒实在太显眼,晓薇一眼就看到了它。晓薇迟疑了一下,不过找不到什么更合适的物品,只好抓上它,又跑回浴室。
-
-   这根橡胶阳具并不能通过电力震动来刺激女人的身体,所以格外在形状上做文章。棒身并不是直的,而是吻合女性阴道的形状,有个诱人的弧度,其上还布满了无数突起的颗粒和软刺,想必可以最大限度的摩擦四周。-

-   晓薇看到这恶形恶状的东西,不免有些害怕,但身体里的不适感轻易压过了恐惧感。晓薇想了想,挤出不少沐浴露弄在橡胶棒上。-
-
弯腰,低头,手伸到胯下,棒头压在肉缝上,手用力一送,棒头一滑,棒身在肉沟上磨了过去。
-
-   「哼……」棒身正正磨到了躲藏在包皮下的小肉粒上,突如其来的快感立刻让晓薇湿润了,阴蒂似乎被惊醒一般,从包皮下缓缓探出头来。
-
-   晓薇咬咬牙,重新把橡胶棒抵在入口,这次她更加小心,甚至用手指分开两瓣肉唇,将粉红的洞口彻底暴露出来。这一次,橡胶棒正确的进入了通道,借着沐浴露的润滑,一插到底!
-
-   晓薇清晰的感觉到,自己的身体几乎是欢呼着接纳了异物,肉壁交缠着挤压过去,争先恐后的与棒身做着最亲密的接触。
--
晓薇握着胶棒的尾端,轻轻抽拉了几下。「唔……」虽然裹着厚厚的沐浴露,但胶棒上遍布的软刺还是摩擦在娇嫩的肉壁上,剧烈的刺激让晓薇双腿发软,再也无力站着了,她顺着墙壁跪坐在自己小腿上。-

-   浴室对面墙上嵌着一面很大的镜子,淋浴打在上面,避免了雾气的产生,因此虽然有些扭曲,但还是能清楚的反映出晓薇的身影。
-
-   镜子中的景象相当淫糜。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跪坐在地板上,满脸的潮红,双腿间夹着一根粗大的棒状物,仔细看去,可以发现棒子已经深深刺入体内,女人的身体不自然的扭曲着,只是为了让棒子能更深入一分,那么粗长的东西,竟然都快全根没入了。而女人的密处,早已被棒身粗鲁的挤开,像小嘴一样,含着胶棒。
--
晓薇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竟像被魇住一样,继续摆出令人害羞的姿势。她稍稍跪直,尽力将膣道伸展的更长,让胶棒更加深入。几经努力后,除了一个握柄外,其他部分全部进入体内!晓薇急促的呼吸着,她似乎感觉到棒身已经捅穿了阴道,捅入了肚子里。仅仅只是插入,就瞬间点燃了晓薇刚熄灭不久的欲火,而且烧得更旺。
-
-   晓薇缓缓拉动着胶棒,在自己体内抽动起来,软刺温柔的刮擦肉壁,撩拨着女人的欲望。-

-   「噢……好舒服……」这次插入的并非是男人的阴茎,所以晓薇更加心安的享受,也更加放肆的呻吟。
--
莲蓬头喷出的水柱击打在硬起的乳头上,酥酥麻麻的感觉让晓薇又发现一处快乐的源泉。她自己捧起左边的丰乳,用手指快速的绕着乳头转起圈来。下身的胶棒抽插的更加快速,白色的泡沫随着棒身的进出不断从肉洞中涌出,发出咕唧咕唧的响声。
-
-   「嗯……好快……好滑……受不了了……」晓薇闭着眼睛享受着,早已忘记最初的目的。-
-
全身上下犹如触电般的酥麻,熟悉的感觉很快就来到了。晓薇濒临高潮的边缘。这一次她决定放开身心,好好享受。-
-
「啊……啊……要到了……啊……来……来了!」剧烈的快感让晓薇产生幻觉,下身的粉红色胶棒变成了男人火热的肉棒,而伏在自己身上冲刺的男人,不是丈夫,却是刚刚强奸了自己的老丁!而自己,正在老丁的胯下迎来了有史以来最为强烈的高潮!这样羞耻屈辱的幻觉带来是更加强烈和持久的快感,晓薇死死压着股间的胶棒,头向后高高扬起,双目无神的盯着上方,双腿则时不时的在高潮的余韵中抽搐着。
--
良久以后,晓薇身体的抖动才渐渐减弱下来。她终于松开了压住胶棒的手。
-
-   粗长的棒子在肉壁的挤压下,像一条活过来的长虫般,从肉洞中钻了出来,带出一大股泛着白沫的淫液……***    ***    ***-
-
对于要不要把大浪淘沙里遭遇的事情告诉谭达,晓薇犹豫了很久,但最终还是隐瞒了下来。晓薇不知道谭达能不能帮她找到更好的工作,但知道一定不可能有比这里更能赚钱的工作了,至少正当行业里不可能找到了。
--
老丁那天晚上留下的钱,足有六千之多!一面是耻辱的证明,一面是能让丈夫多维持几天的治疗费用,晓薇迟疑了很久,还是选择收好了那笔钱,并且决定继续这份「工作」!-

-   另外,晓薇对谭达也有了一丝的怀疑,他身为警察会不知道大浪淘沙里面的龌龊?如果他真的知道,为何要把自己引到这里?这究竟算是帮她还是害她?但在这方面,晓薇不愿多想,现在谭达是她除了丈夫以外最信任的人,虽然这份信任已经出现了一丝裂纹,但她还是不愿相信谭达会害她。-
-
基于这些原因,晓薇没有和谭达说什么。至于丈夫,那是更不可能让他知道,没有一个正常的男人会在妻子遭到强奸后还能保持克制和冷静的,而冷静,是丈夫目前最需要保持的状态。
--
晓薇第三天又出现在大浪淘沙的时候,花姐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讶,而是走到一块黑板前,把一块代表晓薇的牌子挂到了出勤一栏中。然后为晓薇安排了一个客人。
--
晓薇已经知道,花姐就是这家洗浴中心的老板,对于他们这种行业,也可以称呼为「妈妈」。对花姐安排的客人,晓薇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反对或不满,她默默的走进房间,躺倒在床上,任由那个陌生的男人脱下衣服,抚摸她的身体。
-
-   没有反抗,没有迎合,晓薇就像一根木头,任由男人糟蹋,只有在男人粗鲁的进入时,才微微有些皱眉。在一根木头上做爱,男人毫无快感可言,草草的冲刺几下,射了出来。发泄完毕后,他咒骂着爬起身,把一根木头所值的钞票砸到晓薇脸上——两百元。
--
一连几天都是如此,晓薇用冷漠来保护着自己,她完全没有做好从贤良的人妻向放荡的妓女转化的心理准备。
-
-   花姐把一切都看在眼里,她找到晓薇,和她好好的谈了一次。-
-
这次谈话让晓薇重新认识了花姐。花姐也是个苦命的人,丈夫嗜赌如命,输得倾家荡产,最后把花姐也输了出去。
-
-   在喝了一杯茶水以后,花姐失去了知觉。她是被痛醒的,一个光着身子的男人惊恐的盯着她的下体,半硬的鸡巴上沾满鲜血,这些血都是花姐的,而床上还有着更多的殷红,她当时已有七个月的身孕!
-
-   最后孩子没有了,花姐也跟了那个赢了她的男人。
-
-   但那个男人早已有了妻子和孩子,感兴趣的也只是她的身体而已。当感觉到花姐带来的麻烦大过她带来的享受后,男人把花姐拱手送给了自己的上司,只求一个上位的机会。
--
就这样,花姐成了这些男人手中的货物和筹码,自己享受一番后就会拱手送人。可笑的是这些男人,在送走她后还想继续和她上床。
-
-   直到花姐遇到一个男人,他已不需要靠送女人来得到机会,花姐这才安稳下来,并且死心塌地跟了这个年纪足够做她爸爸的男人。男人并不限制她的自由,还给了她一笔钱,让她开了这家大浪淘沙,直到这时,她才终于不再做男人的玩物,反而可以把很多男人玩弄于股掌之中。
-
-   花姐说得动情,晓薇听得入神,心里暗想,世上苦命人真多,自己还算幸运,毕竟有疼爱自己的丈夫,而花姐遇到的男人全是禽兽!不由深深的同情花姐,对花姐的戒备也少了很多。
--
花姐最后对晓薇总结道:「男人没一个好东西!我们女人最重要的是靠自己,要自己有钱才行。你现在这样其实是很傻的,既然做了这一行,你顺从也好,反抗也罢,最后还是要被男人玩的,你让男人玩的开心,他会给你两千甚至更多,你让他不开心,可能只会给你两百,你想要攒到两千,还得再被九个男人玩,你说这又是何苦呢?」晓薇没有说话,她不同意花姐对男人的评价,但最后的那个简单计算,却狠狠触动了她。
--
花姐似乎并不期望她能马上想通,也不再多说,起身离开了,走之前留下最后一句话:「如果你想学让男人开心的方法,可以来找我。」第二天,当晓薇站在花姐房间门口时,脑海中还在回想昨天医院中的情景。